• 百度
  • 谷歌
  • 搜搜
  • 导航
  • 导播
  • 记忆

《都挺好》火了,但别把个人不幸都甩锅“原生家庭”

阅读(1274) 评论(0)2019/3/12 收藏

豆瓣评分超高,公众讨论超热,开年第一部爆款剧的名头,《都挺好》当之无愧。这部剧怎么就火了?答案很简单,它确确实实击中了社会痛点。母亲偏心、父亲自私、大哥愚孝、二哥妈宝,唯有三妹自信能干,却不幸沦为家庭中的“受害者”。如此写实的剧情,怎能不让屏幕前的观众感同身受?一时间,“原生家庭论”以及其衍生出的“重男轻女”“父母皆祸害”等话题再度成为舆论场的焦点。

那么,原生家庭当真像《都挺好》所表现的那样,能决定个人的一生?广大观众的“怨气”,到底从何而来?

原生家庭论,一个似是而非的概念

乍听之下,原生家庭论是极具说服力的。《都挺好》引发的相关讨论,也不是第一次。很多人都在谈原生家庭是如何决定人的情绪、人格和行为模式,一些新闻中的主角的原生家庭,也会被拿出来品评一番。很多人也认可这种分析,认为原生家庭正是自己人格缺陷的根源。

原生家庭论到底有没有道理?客观地说,一个人的成长和成熟不可能完全摆脱原生家庭的影响。放在中国传统文化这个大背景下,我们对这一点的感受可能更深。也是在去年,一部《狗十三》让不少观众在走出影院时眼泛泪光。影片中少女李玩的遭遇,不能说不具备典型性。强行锻造“听话”人格,打压自由个性,在今天的中国家庭中仍然是普遍现象。

在《都挺好》里,二儿子苏明成的“不靠谱”,也和其从小受母亲溺爱不无关系。这个在婚后仍将依靠父母视为理所当然,精神上没有断奶的妈宝男,似乎正是原生家庭论的明证。

但另一方面,原生家庭论也缺乏充足的科学依据支撑。现实情况是,原生家庭理论从来就不是一个学术界的主要研究对象。如果我们在中国知网上进行搜索,不难发现,与原生家庭相关的心理学文献并不多,被引数也极少。至于原生家庭论的祖师爷——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法,如今更不被主流心理学家所待见。

我们在专题《“原生家庭”为什么会成为流行病?》也曾列举过不少实例。比如,美国明尼苏达大学的心理学家加梅齐和鲁特通过对儿童抗逆力的追踪研究发现,家庭环境因素对一个人成功与否并没有决定性影响。

日本心理学家加藤隆胜曾经对影响价值观形成的社会因素进行过研究,结果发现,随年龄的增长个体自然形成的因素占据了绝对地位,家庭生活因素只能排在其后。

可见,原生家庭论更像是一个似是而非的概念,它既没有办法被证实,也没有办法被证伪。毋宁说,原生家庭论中的某些合理部分被过分夸大,导致以偏概全,将其演化为原生家庭“决定”论。这种对生活的过度简化,很难站得住脚。

既然如此,为何对原生家庭论深信不疑者仍然为数众多?或许是它为所有处于迷茫、困惑状态的年轻人提供了一个简单易懂的答案。为什么生活不如意?为什么我并不完美?这都是因为原生家庭不够好,对我的教育方式方法有问题。


但是,这种思维模式并不会帮助任何人改善境遇、完善自我。《都挺好》中的三女儿苏明玉之所以让人心疼,不仅是因为她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更因为她能干、自强,从不自暴自弃。试想,如果她始终停留在自怨自艾的状态里,除了能得到一些廉价的同情心之外,又有多少可爱之处呢?所以,我们或许无法选择原生家庭,但完全拥有选择人生道路的权利,这是任何人都无法剥夺的权利。

血浓于水?原生家庭论的缺陷在于强调血缘羁绊而轻视情感交流

《都挺好》的戏剧冲突集中于家庭关系的剪不断理还乱。苏明玉的一大可悲之处就是,她十八岁起就和家里断绝经济往来,想与这个家庭划清界限,却始终割舍不断血浓于水的亲情纷争。家庭、亲情本应是个体不断前行的动力源泉,为何反倒成了苏明玉的负担和累赘?

其实,苏明玉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十多年前的电视剧《新结婚时代》就曾把类似问题赤裸裸地摆在公众面前。剧中的何建国和顾小西夫妻情深、恩爱有加,却摆脱不了“原生家庭”的阴影。何建国因为在当年占用了哥哥的升学机会考进大学,一直对家人充满愧疚。无条件满足其家庭不合理要求的他,给顾小西带来了许多痛苦和麻烦,也直接导致了两人的婚姻危机。可见,单纯地把血缘关系看作一种责任和义务,而忽视情感上的理解和沟通,最终只会让“原生家庭”演变为一场灾难。

十多年过去了,《新结婚时代》中的悲剧非但没有成为过去,反而在“苏明玉”们的身上不断重演,这实在值得反思。莫非,何建国、苏明玉面对的难题,当真无解?

事实并非如此。六十多年前,小津安二郎就用一部《东京物语》回答了这个问题。在电影中,与儿女分别已久的老两口怀着愉快的心情去东京看望他们。这座大城市让老人感到陌生,儿女们的冷漠更令其心寒。大儿子工作繁忙,没时间带他们出去玩。搬到女儿家,依旧每日困守且有矛盾。老两口渐渐也明白儿女们的处境,只有守寡的儿媳纪子对老人很是孝顺。情感和血缘孰轻孰重?看过这部电影的观众心中自有答案。

2013年,另一位日本导演是枝裕和也用自己的作品《如父如子》探讨了这个问题。两个家庭把与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养到6岁才发现,孩子在出生时被错误地调换了。可想着把亲生子女接回来的两家人逐渐发现,事情的发展和想象中的并不一样。电影结尾,当没有血缘关系的一对父子终于走到一起时,一切已经尽在不言中。
这并不是说,血缘关系不重要。但把“毕竟是亲生的”“父母养育了你”等理由挂在嘴边,只会将亲情异化为一种病态的合同关系。中国传统文化中将家庭关系等级化的糟粕,更应该被摒弃。每一个人都是家庭中的独立个体,都享有与其他成员平等交流、交往的权利。

没有相互尊重、理解,一味强调血缘关系,就会造就更多无脑愚孝、重男轻女的家庭悲剧。《都挺好》中的“中国式长子”苏明哲,以牺牲妻女的生活质量为代价,迎合父亲的行为,正是不能理解当代社会家庭观念的结果。而更多“苏明玉”们所要追求的,不是和家人划清界限,老死不相往来,而是看淡血缘、各自安好,找到适合自己的人生道路。

呼唤平等和自由,《都挺好》会让我们都挺好吗?

《都挺好》能成为舆论场上的焦点,绝非偶然。随着时代的变迁和社会的发展,人们对平等和自由的要求愈加迫切,已成为广泛共识。正因此,光彩照人的苏明玉在家庭中的弱势地位让公众感到不能忍。这种思想观念上的进步理应让人感到欣喜,但我们显然不该把目光局限于此,更不应该渲染和营造家庭、性别冲突的氛围。

不必为自己贴上“受害者”标签,也不必因为原生家庭论的流行而仇视父母以及兄弟姐妹。每个人在成年后都会带着来自原生家庭的种种烙印,但如何对待以及发展仍然取决于每个人自己的态度和选择。看完《都挺好》,到底会不会让我们都挺好?这将由你自己决定,而不是原生家庭。

  • 精彩评论(0)
目前还没有相关评论,马上评论吧!
发表评论
*标题:
*内容:
0/300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