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度
  • 谷歌
  • 搜搜
  • 导航
  • 导播
  • 记忆
当前位置:导航与评论 > 每日评论

男子寻找失踪儿子6年解救上百名黑窑工

2013/8/12 阅读(27106) 评论(0) 收藏
袁成袁成

  44岁的袁成是承德丰宁满族自治县凤山镇西官营乡西窝铺村七道梁人。2007年3月28日,其子袁学宇在河南郑州丢失,当时只有15岁。从那一年开始,袁成和他的家人每年都要走出家门踏上寻子之路,从未间断。袁成在忍受失子之痛的同时,却把爱心播撒给了别人,每到一处砖窑只要看到年幼的孩子,他都设法解救,6年下来,已经有上百余人被成功解救。

  打工儿子突然不见了

  袁成的家在大山深处,其子袁学宇曾是村里唯一个初中生。由于上学的道路太漫长,太寂寞,年幼的学宇慢慢的失去了上学的兴趣。2006年,14岁的袁学宇辍学回到家中。山村里的寂静,让向往外面花花世界的袁学宇,总怀着一份到山外闯荡的想法。恰好家中有亲戚要到河南郑州打工,他便吵着要和伙伴们一起去。“他坚持要去,我们也就同意了。”

  2007年2月,15岁的袁学宇去了河南郑州一家建筑工地。“除了上学和放牛,我们家学宇从没出过远门,我和他妈有些不放心,但总不能让他一直待在家里吧!”

  初到郑州,袁学宇在郑州市管城区航海路一个工地做学徒,学铝合金窗户安装。“孩子那天很高兴,说自己找了一份技术活,一个月1200元,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寄钱回家了。”这个消息让袁家人都很欣慰。

  然而,袁家并未等来学宇寄回的工资。2007年3月28日—这天注定让袁成一家人永远无法忘记的日子。袁学宇生活用品都在宿舍里,新衣服也在新买的箱子里,人却不见了。

  “3月29日下午四点多,孩子的领班突然给我打来电话说,孩子找不见了……”至今袁成仍清晰记得当日的情形。

  放下电话,袁成和家人心里“咯噔”一下,妻子罗淑莲晃晃身子,差点晕了过去。顾不得多想,袁成和一个侄子马上赶到北京,连夜坐车赶往郑州。

  袁成赶到郑州才知道,孩子失踪后,工友们已经寻找了半夜。随后的几天里,工友们纷纷出动沿着郑州的街头寻找,却杳无音讯。

  开始袁成也怀疑是不是孩子发生了意外,工地却说是失踪?通过与工友们聊天,几乎排除了发生意外的可能,失踪的可能性最大。

  随后,工友们向警方报了案。“派出所的人说,你们再找找,有可能拐到黑砖窑、黑窑厂,这种情况在这挺多,不稀奇。你们的儿子可能被别人绑架走了。”

  -组成寻子联盟

  儿子是自己的心头肉,为了找到儿子,袁成决定留在郑州。他一次性印了2000张寻人启事,白天干活,晚上沿着大街发寻人启事。20多天过去了,寻人启事贴了不少,但始终没有回音。

  “叔叔,你到报社登寻人启事吧。”与袁学宇一起出来打工的老乡提议。

  寻人启事见报当天,好消息便来了。

  一位自称姓王的先生,在电话里向袁成描述了袁学宇的模样,大致与寻人启事相同。

  袁成马不停蹄应约赶到洛阳长途车站。当时,大雨倾盆,他来不及找地方避雨,便拨通了王先生的电话。对方先是声称在火车站,后又说在一个饭店,可当袁成赶到这家饭店时,对方却称袁成没有诚意,让他“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犹如一盆冷水,浇了袁成一个透心凉。

  这样的电话,袁成不知接了多少,大多数的时间,他都会赴约,光路费就花去了好多钱。

  袁成说,他心里明白,也知道对方是在骗自己,但为了找回儿子,他不会错过这一次次的“机会”。

  报纸上的寻人启事虽没能找到儿子,还是有意想不到的收获。他了解到,还有多名和袁学宇年龄相仿的孩子,几乎同时失踪,地点都是在郑州火车站附近。

  同样是失去亲人,让这些寻亲的人们有了共同的话题。他们也越聚越多,寻子队伍也不断壮大。袁成随后联系到了河南驻马店的羊爱枝、郑州的柴伟、巩义的张山林、济源的张小英等人,这些人都在寻找失踪孩子。

  2007年4月下旬,他们在郑州相聚,寻子联盟诞生了。

  -寻子过程解救上百黑窑工

  寻子联盟后,这些寻子家长们便开始了对河南省内黑砖窑的查找。他们在几天内走访了100多家砖窑,其中三分之一为黑砖窑。他们一开始不敢说是去找孩子,只说想买砖或是想打工。窑厂见他们进厂后左看右看根本不象是打工者,便不再相信他们。无奈之下,他们亮明了来意。有好说话的窑厂让他们随意走动,不好说话的无论怎么哀求也不让你进厂。

  家长们带着彼此孩子的照片进厂便向窑工们出示,希望能得到一个确认的信息。当着家长们的面,窑主、包工头和打手不时叮嘱窑奴们:“没见过就别瞎说!”

  4月下旬,袁成他们一行人又去山西,先后去了晋城、高平、长治、侯马、运城、万荣、永济、芮城等地,跑遍了与河南交界的山东、河北、陕西交界的各市县村镇。每天早出晚归,有时一天都吃不了一顿饭,一个馒头顶一天,最多一天他们转30多个砖厂。

  寻子的过程异常艰难,甚至存在危险。

  “在山村里到处都是机器轰鸣的声音,砖窑厂里有和儿子年龄相当的孩子。”袁成说,砖窑里的孩子们大都光着膀子,脚上穿着露脚址头的鞋,甚至有的光着脚,他们表情木讷的推着砖坯,瘦小的身躯与车子比起来,更像是砖车在拉人……”

  “救出别人的孩子就是救出了自己的孩子,或许我们的孩子也和这些孩子有着同样的遭遇……”

  山里人的古道热肠,让袁成他们决定救出这些孩子。

  在山西一家黑砖窑,袁成找机会偷偷溜进砖窑厂,找到了正在吃力拉砖坯的三个孩子。为了不引人注意,袁成把上衣一撂,和几个孩子一起拉起了砖车。

  攀谈后,袁成得知这三个孩子分别来自山东、湖北、河南,同样是在郑州火车站附近,被人已学技术为名骗到砖窑厂来的。袁成决定带他们离开这个“魔窟”。

  袁成他们刚走出窑厂几步,十几个大汉便追了上来,袁成几个赶紧挤上了他们打的出租车,这时砖头就飞了过来,司机见不妙发动了汽车往前开。袁成想要报警可手机没有信号,“幸亏司机路熟,绕了100多里山路才最终脱险。”

  三个孩子被送到郑州后,寻子联盟第一时间通知了三个孩子的家长。“见到他们家人团聚抱头痛哭,心里是又高兴又痛心,真是五味杂陈。高兴的是,救出了孩子,他们一家人团聚了,痛心的是,我的孩子在哪里?”

  袁成告诉记者,在山西晋城他曾解救出一名肖晓龙的孩子。在看了袁学宇的照片后,肖晓龙肯定的说,他和袁学宇在同一个黑砖窑工作过,只是在他们被救前几天,袁学宇被转走。

  2007年5月底的一天。“当时是一个东北人打来电话,说学宇在他们手上,要5万元,不能报警。”袁成说,还让学宇给他通了电话。“那绝对是小宇的声音,我听得很清楚,心激动得都到嗓子眼了。”于是,他连忙给家里打电话,东挪西借,才凑了两万多元,后来那人再没了消息。

  袁成说,在他走过的上千家山西砖窑里,只有三分之一正规。这些窑奴,包括不满16岁的童工、不满18岁的未成年人、二三十岁的青壮年,六十多岁的老年人,甚至还有智障者,几乎每个人的身上都带着伤疤。

  袁成等人组成寻子联盟的消息,很快在山西、河南传开,并引起了媒体的关注。2007年5月,经河南电视台首次报道后,引起国家高层领导的重视,随后,一场在全国展开整治非法用工和打击违法犯罪专项行动展开,尤其是山西黑砖窑事件更是轰动一时。

  袁成等人先后配合警方在山西晋城、运城等地,解救了上百名黑砖窑的工人。

  -“孩子,你在哪里?”

  在那场清查黑砖窑风暴中,许多寻子联盟成员的孩子先后被救,与家人团聚,而袁成的儿子袁学宇,直到今天还没有任何消息。

  每年忙完春种和秋收,袁成都会踏上寻子之路。出发前,袁成都会和其他失子的家庭电话联系,然后手里拿着地图,从这头一直找到另一头。

  最初是袁成他们自费,袁成边打工边出去寻子,后来成立了一个公益项目,他们出去花销由这个公益项目来报销,这减轻了袁成他们很大的压力,但6年下来,袁成也已经花掉了十多万元。

  因为媒体的报道,郑州市管城区警方曾成立了专案组寻找袁成之子,但因为线索太少一直没有进展。

  袁学宇的妹妹袁雪静今年12岁,已经在西窝铺小学上五年级。

  哥哥丢了,她写了一篇作文《我的哥哥》:我的哥哥走时候告诉我,妹妹,哥哥回来给你买衣服,还给你买鞋子……我做梦,梦见哥哥回来了,我说哥哥你到哪里去了,哥哥说我到河南去打工,有一个人把我骗走了。哥哥你还记得,我们一起去掏鸟蛋吗?要还能,我跟你再去玩吧。也能跟你去玩一次吧。要还能,我就高兴了……要是哥哥回来了,小静想要和哥哥一起玩,要让哥哥睡在旁边,让妈妈给他做好多好吃的……

  袁成的家位于燕山深处。清朝乾隆年间,袁家人从保定搬迁到丰宁七道梁这个小村居住,到袁学宇这一辈,袁氏家族已经传了12代。袁学宇作为袁成家的惟一男孩,寻找儿子同样寄托着家族香火延续的沉重使命。

  学宇还活着吗?要是他活着,他在哪里?要是他死了……袁成不敢想,也不敢和媳妇讨论这些。以前袁成很少喝酒,不抽烟,而现在他一支接一支地抽烟,每晚要靠酒来麻醉。“没有酒,我怎么熬过去?”。最难熬的是夜晚,面对漫漫长夜,袁成睡不着觉时,便自己一个人翻看着电视。常常,电视机开着,袁成却已经睡去,也许,只有这时,袁成才会短暂的忘却烦恼和失子的伤痛。

  • 好评(0)
  • 差评(0)
目前还没有相关评论,马上评论吧!
目前还没有相关评论,马上评论吧!
发表评论
*标题:
    
*内容:
0/300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